这个美色杀人狂20多年来一直争议不断

今天就给大家聊一部限制级老片,关于它的争论,可以说21年来都未曾休止——

讲的是一个华尔街精英,白天衣冠楚楚游走于上流社会,晚上变身嗜血杀人魔,杀人分尸无恶不作,却又总能逃之夭夭。

原著小说刚问世时就极具争议,除了赤裸的暴力场面描写,更让人不适的,是它以极端方式讽刺了畸形扭曲的精英社会。

包括大卫·林奇、奥利佛·斯通、柯南伯格等名导都曾获邀,但最终由加拿大女导演玛丽·哈伦接手。

克里斯蒂安·贝尔正是凭借此片跻身好莱坞一线——如果没演这部电影,诺兰版蝙蝠侠几乎可以肯定会是另一名演员。

因为对方总能订到自己订不到座位的高级餐厅,帕特里克心生妒意,把人灌醉后带回家里,拿斧子劈死了他。

留给观众的,是一个至今仍能让人争论不休的谜题——帕特里克到底有没有杀人?

比如,开头的药瓶,暗示了帕特里克患有精神疾病,虐杀场景几乎都没有第三者在场;

比如,他从不清理现场和尸体,却始终没有警察找上门,秘书还从他抽屉里找到一本日记,用涂鸦记录了每一种变态杀人手法……

比如一次当街杀人后引来警车追捕,比如保罗的公寓被出售后,帕特里克回去查看曾经藏尸的地点,却被保罗的家人意味深长地送走……

这名侦探的每场戏,都按不同表演方式拍摄了三次——第一次拍摄时,剧本是他知道帕特里克就是凶手,第二次是他怀疑帕特里克但不确定,第三次是他毫无线索。

在剪辑时,导演让三种版本的镜头相互交织,使得人物气场怪异,真相扑朔迷离。

影片只不过通过一个杀人狂的崩溃,表达了对于80年代美国精英阶层的看法,呈现出物质至上的拜金主义对人性的扭曲。

可这群精英人才聚在一起的谈资,只有谁订到了高级餐厅最好的座位、谁又搞到了名牌限量奢侈品,似乎人的一切价值都只能用金钱和地位来衡量。

影片前半段有大量的细节铺设,让人看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,人的价值观和行为可以荒诞到什么程度。

他们对字体品味、纸张厚度、印刷工艺锱铢必较,看到别人的名片更精致,内心就抑制不住嫉妒。

他们表面虚与委蛇、互相奉承,其实情感淡漠到连对方名字都记不对——保罗·艾伦之所以会跟着帕特里克回家,就是因为把他认成了另一个人。

这从侧面暗示,当律师说自己在伦敦和保罗·艾伦见过两面时,他见到的是否真是保罗本人,我们也无从得知。

他在杀死保罗时,之所以会亢奋地随着音乐起舞,不仅是因为暴力带来的快感,更因为那首歌刚好唱出了他想要活出自我的心境:

如果你看完全片,认为所有的凶杀案都只是幻想,帕特里克并未真正杀过人,那么它讲的就是一个人在拜金主义的裹挟中丧失自我、精神分裂的故事。

如果你认为帕特里克真的是个变态杀人魔,那么片中警察的无能、友人们的视若无睹,律师、侦探等人的游离状态,无疑都指向整个社会的病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影片最后一幕,帕特里克身后门上的标语“This is not an exit(这里并不是出口)”,也正是原著小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而对于整个社会而言,任凭人们在物质至上的拜金主义中沉沦,也不会找到任何出路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